DNA亲子鉴定中心网站-欢迎您!

DNA技术如何鉴定现代人类起源?|科研圈

分子生物学在研究古代人种和人口迁徒时具有显著作用。线粒体 DNA 只能从母亲那里继承,它并不会与父亲的 DNA 混合或稀释。这样,线粒体 DNA 就提供了人类与祖先之间的可靠性联系,从而使现代人的起源鉴定成为现实。

智人与早期人类

智人的意思是“聪明的人”。我们十分聪明、狡黠、工于心计,并且对自己的理解十分透彻。科学家也在探索我们与其他早期人类的区别。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可以流利地与他人进行有声交流。我们通过语言媒介彼此交流、讲述故事、传递知识和思想。意识、认知能力、远见、自我表达及感情表达都是流利的语言产生的直接结果。这些特性也同其他的成熟人类的心智特性密不可分:象征和精神思维。人们不仅关注生计活动及技术,同样关注生存的界限及个人、群体和宇宙之间的关系。

流利的语言,以艺术和宗教形式绽放出来的人类创造力及专业的工具制作是智人的标志。拥有这些能力之后,人类最终走出了温带和热带环境,进而在全球各个角落定居下来。随着现代人类的出现,我们开始研究解剖学上与我们相同且智力与我们相仿的人类。


几十万年的时间内,直立人和早期智人都在其众多方面的智慧帮助下存活下来并不断进化。但是他们之间隔着一堵类似中世纪大教堂中分割各个礼拜堂的墙。正如考古学家史蒂文·米森所言,一个礼拜堂内的声音在其他礼拜堂中不可能被听到。古代人类与现代人相比缺乏一个关键的因素:认知能力,也就是沟通他们各自智慧的桥梁。这种灵活性为现代人即智人所特有。

现代人类的起源问题是考古学中争论最激烈的问题。

延续还是替代?

经过数代的讨论,对现代人类起源的解释出现了两大截然相反的理论。


*多地起源理论认为世界各地的直立人分别进化,最初进化为古代智人,之后成为完整意义的现代人类。这种延续模式认为智人有众多起源地,直到直立人的时代才开始迁徙。进一步来讲,这种理论认为现代的地理种群在 200 万年前就各自分开了。在这种情况下,种群内的连续基因流意味着高度适应性及新的解剖学特征迅速传播,这样就使所有的人类都处于同样的基本进化道路上,但还是有一些种群较早地进化为现代人类。

*迁出非洲(挪亚方舟)理论则持完全相反的观点。这种模式认为智人在一个地方进化出来,然后向古老世界的各处扩散。这种假定由一个起源地开始的人口迁徙理论暗示现代的地理种群根基很浅,并且都是从较近时期的同一个祖先进化而来的。


这两种模式代表了两个极端,宣扬解剖学特征的连续性或者拥护对古代人口的迅速替代。同样还存在着一种中间理论考虑到其他因素,如非洲古代和现代人类之间的基因杂交。大量新发现表明现代之前的人类呈现出很大的差异性,并且解剖学形态与现代人之间的差异比我们预想的要大。


多地起源理论很大程度上依赖现存化石的解剖学特征来支持他们的案例,而迁出非洲理论不仅利用化石证据,还运用基因证据。但是多地起源理论持有者认为这种基因方法颇具争议性。不断有新的发现和更完善的基因研究急剧地改变我们对古代智人和与其同时代的人种及其后续人种的认知,因而这两种理论的争议可能还会持续几代人的时间。然而就目前来讲,很多人一致同意现代人类是 20 万年前最先从非洲赤道地区进化出来的。